首页 资讯 社会 法治 财经 公益 交通 房产 娱乐 教育

新闻

旗下栏目: 新闻 活动 人物 求助

<青谷子>献礼教师节

来源:未知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6-09-10
摘要:青春是生命中*炫丽的光彩 奋斗是青春交响中的*强音 爱情是生命绽放时*难忘的萌动 友情是黑暗处*光明的烛火 质朴的情感传递*极致的温暖 不懈的坚持改变着你我的命运 继《平凡的世界》又一感人力作 内容推荐 本书带你走进一个 平凡的世界,将 挫折与追求、痛苦

  青春是生命中*炫丽的光彩

  奋斗是青春交响中的*强音

  爱情是生命绽放时*难忘的萌动

  友情是黑暗处*光明的烛火

  质朴的情感传递*极致的温暖

  不懈的坚持改变着你我的命运

  继《平凡的世界》又一感人力作

  内容推荐

  本书带你走进一个“平凡的世界”,将挫折与追求、痛苦与欢乐、青春爱情与巨大社会冲突纷繁地交织在一起,语言风趣幽默,情节生活化,充满着向上的喜悦力量

  哈尔滨的女知青方老师如清风降临在破烂的瓦房学校。青春的年华,纯洁的情谊,顽皮的青年学生在与方老师对抗后,终于被她柔中带刚的人品折服,渐渐屈从于她的教导。方老师启蒙了学生们求知的欲望,知识唤醒了少年们美好的人性。

  生活并不平静。小蒙古是班里最优秀的女生,她的哥哥二牤子却不务正业,将方老师拉入一起纠缠中,学生们在班长大楼——曾经是最调皮的学生的带领下,帮助方老师讨回了公正。师生之间相互帮助,他们青春的热情和善良感化了身边的人,也奠基了纯洁的友谊,然而这一切平静仍然被打破……

  二牤子立志改邪归正,为救方老师和同学致残。三驴子身世揭晓,居然与方老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生活中上演着既平凡又催人泪下的故事。

  在怀想激情,在感受激情,青春因为热血被怀念,青春因为错误被铭记。同名电视剧即将热播,明星张一山领衔主演,青春洋溢的风格,朴实动人的故事,精彩小说先睹为快,尽品文字之况味。

 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

  第一章

  认识方老师是在1977年的春天,正是播种谷子的时候。

  那年我17岁,在黑龙江省肇源县农村瓦房学校上8年级。方老师大我3岁。

  一个雨天。 本来是上课的时间,教室里的同学们大喊大叫,正在胡闹。讲台上已经是几日没有正儿八经的老师了,按照王校长的话说,那就是我们的“水平”已经超过所有的老师了,没有老师再能教我们。几天前,王校长到班级来给我们讲话,让我们回去给家长稍个信儿,想有出息的,就去村外面继续上学。 听说再也没老师教我们了,大家高兴得直蹦,可算是没人再管我们了,不学习也不是我们的错了。

  回到家里,我把校长的话向当大队书记的父亲转述了一遍,爸问妈咋办?妈说我学习也不怎么样,加上外地也没什么亲戚,就这样对付对付吧,过两年娶个媳妇得了。爸只说了两个字:扯蛋。

  小雨一直下着,王校长推门而入,后面跟着个看上去比我们大不多少的一个女生,她手上拿着一把伞,一把白底儿蓝点的伞。 教室顿时鸦雀无声。站在桌子上的我下意识地把头转到门口。我“啊”的一声,从桌子上跳了下来。 王校长怒视着我:“焦大楼,又是你,带头闹,你给我回到座位上去。” 我走向自己的座位,伸了下舌头,大家发出一阵怪笑。 所有同学都把眼睛盯着教室的前面,看着这陌生、漂亮的女生。 王校长:“大家都给我坐好了,这是新来的方老师,教你们语文和数学。方老师是上级专给我们瓦房学校调来的哈尔滨的知青,很有水平,你们要好好听老师的话,谁要是不老实,我就使劲收拾谁!” 说到这的时候,王校长特意看了看我。 我躲过王校长那犀利的目光,看着方老师。她,个很高,看上去和我差不多,就是很瘦弱,白白净净,尽管眼睛不是太大,但透着神韵,有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。梳着两个羊角辫的她,更显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。当方老师的目光转向我这面的时候,我下意识地低下了头,心里扑通、扑通地跳。 王校长:“方老师,你就大胆地修理他们,出事我顶着。” 说着他转身而去。

  在王校长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,我站了起来,王校长似乎看见了我,一下停在了门口,瞪着眼睛看着我:“你要干什么?” 这时候的我反倒变得冷静了:“那前几天你让我们告诉家长转学的事怎么办?”

  王校长:“我那些话还算数。” 他转身走了,与以往相比,他走得是那样地没了底气。

  王校长走后,方老师走上了讲台,看上去,她有点紧张。她翻开了一个半新半旧的本夹子,看着里面的东西…… 她抬起头:“同学们,从今天开始,我教你们语文和数学,我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,就是你们好好学,我好好教。” 大家认真听着方老师的训话,我也和大家一样,认真地看着她,只是我好像没有听到她到底说了些什么。 方老师:“我的名字好记,我姓方,我叫方格。” “咋不叫算草呢?”我的声音很大。大家一阵哄笑,我暗暗地发笑,只见方老师白白的脸变得红了。

  方老师半天没有说话,这时大家也静了下来。

  方老师继续看着本子:“现在开始点名。肖妮。”

  “到!”肖妮一愣神,站了起来。

  “她外号叫小辣椒。”我说。

  大家哄笑。

  小辣椒向我狠狠地瞪了一眼。

  方老师的目光转向我,我晃了下脑袋:“她是文艺委员,就是唱歌爱跑调。”

  教室里又传来一阵哄笑。

  “笑什么笑,不信让她亮一嗓子,现在就唱。”我说。

  教室内有些嘈杂,迎合着:“是啊”、“唱一个啊。”

  方老师用本夹子敲了几下桌子,教室静了下来。她继续看着本子:“乌……乌日娜。”

  无人应答。

  “她叫小蒙古,学习第一,今天没来,她家除了饥荒多,再就是活多。”我说。

  大家哄笑。

  我的同桌隋满堂小声和我说:“当心二牤子收拾你。” 他说的二牤子,是小蒙古的哥哥。

  方老师再次把目光转向我,和刚才不同的就是目光更加犀利了。我看着方老师,低下了头。

  方老师板着脸:“我点谁的名谁说话!……隋满堂。”

  “到!”我的同桌隋满堂站了起来,但在他站起的时候,我拉了下他的衣角,使他站起的时候明显地吃力,他猛地挣脱,并用手打着我拽着他衣服的手臂,大家笑着。

  隋满堂看了看我,抬着头看了看屋顶:“我叫三胖子。”

  大家哄笑。

  三胖子:“还是我自己说吧,我要不说出我的外号,也得有人得瑟说出来。”他看着我,说完他便坐下。

  大家哄笑。

  “他爸叫隋大虎。”我说。

  大家笑。

  “你爸叫胶皮鞋。”三胖子站了起来。

  我也跟着站了起来:“你妈叫大吵吵。”

  三胖子:“你妈叫……”

  方老师大声地喊:“都给我坐下!” 她把本夹子合上,向讲台上一摔,脸上充满了怒气。

  教室里静了下来。

  一会儿,方老师又打开了那个本夹子:“郭琴。”

  无人应答。

  “张玉梅。” 方老师继续点着名。

  还是无人应答。

  方老师:“冯平。”

  依然是无人应答。

  方老师看着台下:“全班32名同学,差不多有一半没来,放学以后,大家就近找下同学,让大家回来上课。” 她看着我们,我们谁都没说话。

  三胖子举起了手:“老师,我都找了吧,我闲着也是闲着,要不现在我就去。” 这小子对学习以外的任何事情都非常积极。

  方老师:“等放学的,别耽误你上课。” 说着,她从本夹子拿出一张纸,撕开了一半,在上面写着字。

  三胖子悻悻地坐下。

  我看着三胖子:“我给你擦擦鼻子。”

  三胖子摸了下自己的鼻子:“咋地了?”

  我:“碰了一鼻子灰。”

  三胖子不是好眼地看着我。

  方老师拿着写好的半张纸,她看着第一排同学:“这位同学,你去大队,求他们给广播一下。” 还没等这位同学站起来,小辣椒走到了方老师的面前,接过了那半张纸,走出了教室。

  小辣椒推开门的时候,小蒙古走进了教室。

  小蒙古披着一个麻袋片,手上提着半袋子东西,头上湿漉漉。当她看见方老师的时候,她放下了袋子,拿下了披着的麻袋片,和方老师点头。

  “学习最好的同学来了,大家给乌日娜呱唧呱唧。” 我说着,大家鼓起掌来。

  小蒙古很不好意思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。

  方老师看着我们:“谁是班长?” 教室里无人做声…… 我看了看四周,站了起来:“老师,我……不是。”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。我坐了下来。 方老师很生气地:“你不是,你站起来干什么?你给我站起来!” 我惊愕地看着她,摸着自己的脑袋,站了起来。 三胖子得意地:“方老师,他爱显摆,他爸是书记。他爸和他不一样,他爸不得瑟。” 我气哄哄地看了看他:“你说谁呢?” 三胖子:“说你咋地?” 我:“不行!” 三胖子:“不行能咋地?”

  我:“你妈的……你等下课的。” 三胖子:“下课能咋地?有能耐你现在就咋地?”

  我:“咋地就咋地。” 说着我举起了拳头。 方老师:“住手!你们这是干什么?!” 方老师看着我 ,我也看着方老师,我放下了举起的拳头。 方老师气得直喘:“坐下!现在开始上课。” 在我坐下的一瞬间,只听得“咣当”一声,我坐空了,原来三胖子在我坐下前,把凳子给挪走了。 我的额头被碰破了(至今还有个疤痕),方老师跑了过来,等她扶起我的时候,三胖子早就跑出了教室。

  大队的大喇叭传来了看屋人徐大爷的声音:“大家注意一下子,八年级的同学请马上回学校上学,学校来老师了,来老师了……”

  在大队卫生所,赤脚医生刘大夫给我进行了简单的包扎,方老师一直在我身边。在回学校的路上,她问我疼不疼,我一个字都没说。

  放学了,我没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三胖子家。

  “哗啦”一声响,我把三胖子家窗户上唯一的一块小玻璃砸碎了。

  就是这“哗啦”一声,把三胖子她妈大吵吵从屋子里砸了出来:“这是谁啊,缺八辈子大德带拐弯的。”

  这次我有点没干利落,跑的时候被绊倒了,要不大吵吵想看见我,一点门儿都没有。

  以前调皮捣蛋的事尽管我做了不少,但从来没干过砸人家玻璃的事,尽管是一块很小的玻璃,也是人家的一个“大件”,一个挡风避雨、望眼外面的窗口。我意识到了可能会被找家长,我最怕的就是我爸,他收拾我从来都是奇拉咔嚓,毫不手软。 家是不能回了,我想找个地方避一避,等确定没什么事的时候再回去。

 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村边的田野,无暇看着刚刚拱出地面的青草。这时后面传来了一个听起来很柔弱的女声:“焦大楼。” 我下意识地回头,原来是小蒙古。

  我们老家肇源县以前叫前郭尔罗斯后旗,50年代初才改名为肇源。我们那的蒙古族人和满族人多,蒙古族有个习惯,就是习惯叫小名,很多人一生都被叫着小名,以至于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大名。我们瓦房从前蒙古语叫呼和格日,意为“青色的房子”,因康熙皇帝的公主陵庙建在此地而得名。这个庙在经历几百年的风雨之后,在土改的时候被村民扒掉。肇源在历史上也出过一些名人,像萧太后、康熙皇帝的干女儿那日汗(即安葬在瓦房村的公主)、“十三省”、巴彦胡、刘达等等;同时,这里还有三千多年前的白金古文化遗址、康熙年间建造的衍福寺双塔以及众多距今几千年的古战场遗址;传说康熙爷当年微服私访到过瓦房一带,对这里用谷子碾成的小米大加赞赏,并钦定为“贡米”,向朝廷专供几百年。我小时候就总听老人们讲这些故事,并说瓦房的小米最养胃、最养人,民间流传着“常年吃小米,病都躲着你”的顺口溜。

  我站在那里,小蒙古慢慢走了过来。 我问她: “啥事?你叫我?” 她不说话,低下了头。 “没事我走了。”说着我转过身来。 小蒙古:“你等等。” 我看着她的时候,她又低下了头。 “你真费劲”。我说。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她吞吞吐吐。 “我啥啊?我我地,赶车呢?有事快说。”我有些着急了。 看我又要转身,她看了看四周:“你的头还疼吗?” 我:“没咋地,刚才我把三胖子家的玻璃给砸了。” “啊?!我说的吗,他爸拿着洋杈气哄哄地往你家那面走呢。” 她告诉我。

  我一激灵:“是吗?”

  小孩一般我不怕,一般的大人我也不怕,但三胖子他爸是我们大队有名的“手儿”,外号叫“隋大虎”。凭着当过几年侦察兵(其实一直在部队设在大山里的猪场喂猪)的资历,在村子里横晃,一般人都惧怕他三分。 我有点懵了! 小蒙古似乎看出了我的恐惧,正在她想说什么的时候,她望着远处喊了一声:“你爸来了。” 本来我就想着躲着老爸,没想到在这要遭遇了,并且我还和一个姑娘在一起。 我急忙转身往村里走,小蒙古跟在我的后面。我头都没回:“别跟着我。” 小蒙古:“那你去哪?” “别管我!”我说。 小蒙古:“要不去我家躲躲吧。” 我没做声。

  我跟着小蒙古到了她家,她家一个人都没有。

  屋子里很整洁,尽管没有什么像样的摆设,但看起来很舒服,干干净净。

  和一个女生单独在一个空间里,我好像是没有过。

  这个小蒙古是学校有名的美人,用现在人的话说就是个小可爱,她不但漂亮,还有个金嗓子,唱蒙古歌不次于收音机里的歌唱家。那时候如果有校花这个词的话,那一定是非她莫属了。平时在班级我不怎么和她说话,因为班级的同学总拿我们俩开玩笑,说是“两口子”,大家越是这样说,我就越不搭理她,除非是作业完不成的时候,只是她对我的态度和我对她的态度截然相反。

  在我不知道和她说什么的时候,她先开口了:“今天来的那个方老师好像能教好我们。”

  “那有什么用,我学习啥都不是,你行,总第一。”我说。

  小蒙古:“只要你肯使劲学,你能行,你那么聪明,方老师能帮你,我也帮你。”

  我满不在乎地:“对付一年半年的就得了,我也就是修理地球的命了,你好好学习吧。”

  看我说话口干舌燥,她转身走出了屋。

  “你渴了吧?”在我面前,她端着一个用葫芦做成的水瓢,里面装着半瓢水。接过以后,我叽哩咕嘟一口气全喝了下去,当水瓢移开我的视线以后,我惊奇地发现,小蒙古看我的眼睛有点直。我倒是低下了头。这时一个毛巾擦在我的嘴上,我不好意思地接过毛巾,在那一瞬间,我好像碰到了她的手,心里扑通扑通地狂跳。


      购买此书,请联系网站编辑。

责任编辑:李秀梅

最火资讯